【NA】Bite and Sting

@Kircheis_  @喵李–猫咪是世界的正义 两位的点梗混合,对两位的梗进行了一(hen)点(duo)篡改

*American Gods AU remix,蒸蒸日上恶魔行长N/家道中落吸血鬼アキラA

*BGM: 《Bloodshot》Lexy Panterra or its remix or任何你喜欢的小黄鸽

 

*不怎么好吃,对不起大家了【

 









二宫替他拉上了廉价旅馆的床帘。

人造的橘红色灯光在一米见方的假窗户外24小时扮演无尽日落,那颜色涂在アキラ脸上,在他睫下渲染出交叉的阴影。他的脸上已经有了细微的皱纹,但这并不妨碍他被二宫用手指扫过眼帘而睁开眼睛的时候,散发出一种不情不愿的媚态。

 

 

吸血鬼都是靠脸吃饭的种群——アキラ二十世纪初被带到这片土地上的时候,他们就被描述为情欲本身。整个昭和,他们过得无比舒适,夜晚的游猎简单得彷如散步。他们在夜店灯球下闪闪发光,他们是牛郎店的招牌,是女孩和女人们的情夫,是受都市追捧的明星,其中的一些,也不介意出现在万圣节的番组上,在塑料尖齿的掩护下露出自己的锐利的獠牙。

所以没有一个吸血鬼会料到在新世纪,他们的神力会随着平成一代欲望的消退而衰减。他们从聚光灯,从霓虹灯,从深夜的街灯里隐去,滑向都市边缘,只能依靠着自己在不老不死的时间中学会的技能谋求生存。他们的魅力被遗忘,变得会被斥责,会被无视,会被解雇。

就像アキラ。

 

已经是第三个星期了。

アキラ在这个多人隔间里昼伏夜出地蜗居,一个建筑设计师,住在了他最深恶痛绝的房子里。原来的公寓已经退掉了——他更需要那笔钱去付黑市的血包钱和冷柜的租赁费。即便如此,他也只剩下小半柜子的存货了,陈腐的血味越来越让他反胃,但相比起在街上拖走一个少女,血包还是算是个安全的选择。

于是二宫在巷子里亲自堵他并提议的时候,他想不出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他认识二宫——这边的神们大概没有不认识这个善于资本操作的恶魔。他们都说,连二宫银行的招财猫都有一条尖尾巴。

“把你的身体送给我吧,”穿着灰色格子棉毛混纺三件套的恶魔挨近了他,发尾都是欲望飘荡的气味,“嘛,卖给我也行。”

 

“作为交换,你可以拿到钱……我甚至不介意赏赐你我的神力。”

 

神仙打架 

 

—END—

评论(32)
热度(191)

© 鲜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