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Radio Love/跨波段愛情 [2]

@Elise 

*修路中

 

 

 





=

宿醉很难熬。

二宫在六点半被翻腾的胃逼醒,在曦光中奔向马桶。他的思维被从酒精里解救出来,看向客厅茶几上还剩一点的隔夜牛奶和被捏到变形的饭团,过滤出些昨夜的记忆片段。

他肯定是被谁载回来的……然后那些场景就一起涌了上来,行车光影里对方的身姿,沙哑含笑的声线,隔着衬衣小腹肌肉的触感,牛奶的温度,还有……

还有那个吻,对方狡黠而他冲动,牛奶和酒精的气味混作一处。

 

他洗干净了自己的脸,双手撑着洗手台边缘,想起来等下还要上班。镜子里的人黑眼圈两层厚,甚是疲累。

 

到台里的时候他掏出副平光眼镜戴上,免得被人调笑昨晚联谊后是不是纵欲过度——大概参加联谊的人都知道他昨天有多么“如鱼得水”吧。他连打卡进闸的时候都不好意思把姓名那一面翻过来。

他家编导倒是一个劲地调侃他:“哎呀二宫,我真后悔结婚了没能混进去昨天的联谊见证你的英姿。”

二宫拿餐盘里的小法棍敲他的头:“你还好意思说,昨天派了个我不认识的人过来众目睽睽之下就把我带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抓犯人呢。”

“有相叶君去接你面子还不大?”杉上与他四目相对,接着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不会吧……你不认识相叶雅纪?”

“相叶(あいば)?哪个ば?”

“你都不看电视?”杉上环视餐厅一周,指向八点方向,“喏,看见那张海报了吗?体育节目那张?”

二宫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端详着海报上笑得一脸灿烂纯良的人。

“……他多大?”

这下换杉上敲他头了:“相叶跟你差不了一年吧,别仗着自己胶原蛋白多就到处judge。”

 

二宫没管他,继续看着那个人笑得眯了起来的眼睛。

 

 

=

二宫觉得自己大概还没酒醒——他登录了内网的演播室使用登记系统,去找那个节目的录制地点。今天的内容似乎是网球相关,低层偌大的演播厂里正在铺设着地板革和球网。他压低自己的帽檐,挤到AD身边去拿了一份流程单,抬头就看见有人套着运动装从服装间里走出来,一边前发被刻意从吸汗发带里梳出,发梢搔在他左眼眼尾。

他凭直觉认出来了那就是相叶,那个在车上跟他接吻的人——或许就是因为那张唇,带着视觉上就能感受到的软。

认真看看,真的是个很好看的人,也怪不得昨天女同事们反应都这么大。

 

相叶把夹在胳膊底下的球拍拿起来用手压压拍面,笑着跟每个人打招呼。二宫身旁有个挂着见习牌子的女AD,红着脸向相叶招手问好,相叶看过来,目光却飘到了二宫身上。

二宫稍稍站直了,看着他毫不拘谨地走过来,自己反而后退两步连脚尖都转了方向。

相叶直接伸过手来握住了他的手腕。

“醒得很早?”

……这是第二次见面的陌生人之间会有的开场白吗?

女AD眨眨眼睛认定这是场私人会晤,躬了躬身就走开去了,留下二宫一个,怎么站都不舒服。

“谢谢你的牛奶,呃……”二宫挑了个不痛不痒的切入点,道声谢就打算开溜,却被人拉住了手。

“你等下暂时没有工作了吧,”相叶摘下手腕上的表塞进二宫的手里,再戴上护腕,“等我一下?录完了想请你喝点东西。”

 

……嗯?

二宫拿着腕表进退不得。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跟这个人认识好几十年了不巧前天自己扑街失忆才记不起人家来。

 

对方倒是快快乐乐地跟现役选手打着初心者练习球,筋腱发达的细腿像鹿一样,晃得人眼花。二宫想了下还是把人家表揣兜里,在场边找了块干净地方盘腿坐下,打开line跟自家编导聊起来。

「我前几天有没有被什么东西砸过头,录音室的吊杆之类的?」

「据我所知没有。」

「那你有没有跟别人分享我的工作行程的癖好?」

「哈?你觉得自己的情报这么有价值?」

二宫发过去一个倒转的笑脸表示不满,想了想又继续打字。

「这位相叶怕不是个自来熟吧。」

「我觉得不是。他们组的女制作叫他little blush来着。」

二宫笑了一声,草草结束对话就去沉迷手游了。

 

他指尖在屏幕上翻飞与大魔王战斗正酣,早把收录忘到了脑后。他手运正好,大杀四方,一局终了不禁低低欢呼了声,一抬头,相叶就蹲在他面前笑眯眯,拿着毛巾擦着汗,一滴汗珠从他耳边划到下颌。

二宫吓得手机差点都摔了。

“继续吧我等你。”

相叶似乎一点都不生气,态度好得像幼稚园最受欢迎的男老师。

“对不起……”二宫迅速地收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手表递给相叶。相叶没有接过,反而又拉住他的手腕帮他站起来。

“这边。”

 

相叶的乐屋也太大了吧。二宫拘谨地端坐在沙发一端,看着相叶坐在镜子前面拿卸妆巾擦脸。

他没有开口,二宫一肚子的疑问也不好问出来,盯着对方的发尾发呆。整整十分钟,没有工作人员走进来过,连经纪人也不见踪影,中央空调的声音轻不可闻,正正吹在他的座位上,23度的凉风惹得他一身鸡皮疙瘩。他打了个抖,把外套的袖子拉了下来。

然后相叶毫无预警地转过身来,拿起桌面上的遥控器给他调了温度,还别开了风口。

“这个温度可以吗?”

“啊可以了……不用太在意我的……”二宫差点没站起来给相叶鞠躬。

太被动了,自己。二宫跟着收拾好的相叶走出乐屋,跟着他进电梯,看着对方按下楼层按钮,还是没有说话。

电梯到了一楼相叶就走了出去,二宫沉默着跟上。对方完全没有向自己解释或者说明的意愿,认定了二宫会跟着自己走似的。

 

=

“有一百円的硬币吗?抱歉……我的零钱包没有带在身上。”

……原来他说的请自己喝点什么,就是在这里,离演播大楼还不足两个街口。

这个厂家的自动贩卖机不太常见的样子,货架上都是二宫没有见过的饮料。上面的定价也是乱七八糟的手写,看起来一个月降了三次价。

二宫从自己口袋里摸了一把硬币出来伸到相叶面前,对方就着他的手一个个拣起一百円,投到自动贩卖机里去。

“你想喝哪一个?”相叶问他。

二宫草草看过去,在一堆认不全的单词里看见了一个三得利的罐子。Ginger……姜?姜应该没什么奇怪的味道吧?

“这个吧。”二宫隔着玻璃点了点那个易拉罐。

相叶也跟他选了一样的饮料。冰凉的罐子咔哒一声掉到自贩机的底部,相叶抢先一步把饮料拿出来递给他。

他们躲在一小片紫藤的阴影下躲避最后一点灼人的光线。

 

“相叶……さん?”二宫握着手里的罐子,盯着上面的水珠渐渐汇成更大的一滴,沿着罐子滑到他的手背上,“昨天……”

“嗯哼?”相叶把零钱递给他。

“啊,谢谢……”二宫接过那几个小小的硬币,放在掌心查看着,“就是,昨天……”

“你是说,”相叶啪嚓一声打开易拉罐,“我载你回家的那件事?”

“嗯。”二宫斟酌着用词,“我也是太肆意妄为了,真的很对不……”

“不要紧的,”相叶打断他,笑得温和,“就是一个吻而已。”

二宫一愣,也笑了:“也对……”

 

“就是一个吻而已。”

 

 

“接下来是‘唐揚げより良いものはナイ’さん的留言——”二宫整个人懒散地蜷缩在特意搬进演播室的大椅子里,抽出下一张明信片,“‘今天和暗恋的人第一次清醒地对话了很高兴对方没有讨厌我而且对方那种紧张兮兮的样子也好可爱啊——’

“啊……暗恋的人呢。”二宫把明信片翻到正面,盯着上面东京塔的夜景看,“清醒是什么意思?是说你们还有上一次的交流吗?对方是睡着了……还是喝醉了?还是因为人多而没有认真跟你说话?

“嘛,这种情况也经常会发生呢,没能好好开个头什么的。我倒是不在意哦,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我身上的话——反正只要两个人是合适的,只要不是无可挽回,无论开头怎么样后面也是能好好进行下去的吧。

“嗯,对,就是这样……那我们来看下一封——”

 

 

相叶似乎喜欢上了他这个酒友,隔三差五会亲自跑到广播楼层找二宫,碰上二宫还没有录完节目,就会在隔音玻璃外等他,笑眯眯地用题词版跟他一句话一句话地聊天。

「今晚要去喝酒吗?」

「楼下的烘培店五点多的时候会有特价牛角包的样子。」

「啊这首歌我也很喜欢!」

或者只是无意义地写他的名字。

「ニノニノニノ」

「KAZ」

「にのみ」

然后二宫也开始敢在录完之后出来敲他的头,送他一句“気持ち悪い”,然后开着车去喝酒,吃一碗无名小店里美味的拉面,或者在便利店买热好的面包,跑到附近的桥上去看夜景。

 

但他再也没有坐过相叶的车——他甚至没有看清楚那一辆到底是什么车。相叶说那是辆凯迪拉克的老爷车,有着墨绿色的涂装和保养得很好的镀铬件,方向盘是细细的,车窗也要靠手摇。

“那什么时候我再去坐一次你的车吧。”

这一句每次话到嘴边,他都会收回去。

------------------------------------------------------

-TBC-

又名好想急死你

评论(22)
热度(159)

© 鲜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