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被炉

*前因后果无

*基本文题无关

*实习期驾照






雪天的黄昏仿佛没有过渡一般滑入黑暗。

趴着打游戏却被从被炉里拖出来的时候二宫安静地腹诽。妈的相叶雅纪。

“等等。”二宫翻了个身伸手去够他被甩在一边蓝壳子的3DS,单手存档关机,而对方已经扯下他半边裤腰——没有皮带。宅男在家不穿牛仔裤。

“相叶さん,”二宫还在看着他的3DS,“你说为什么没有黄色的。”

“你知道它可以换外壳,”相叶把二宫的裤子褪下来,手指划过对方的膝盖,俯下身去吻了一下。“你就是懒。”

“嗯......”二宫不置可否,伸手去解相叶头上那个看起来就很蠢的小揪揪,把他的额发扒拉下来。相叶稍稍仰起头状似乖巧,鼻子蹭在二宫的掌心,左手早已伸进去被炉里摸了支不知为何会放在那里的被弄得暖乎乎的润滑液。

他们在被炉边上开始接吻。一旁的电视放着他们将近十年前的节目的录影,清晰度不足的影像有点可笑地填满在十六比九的大屏幕上,电视里的二宫尖声地吐槽着,然后被相叶糊了一下脸,又一下。

“怎么看起以前的番组了......我都不知道你有这种自恋的爱好。”

“不觉得很可爱吗?那时候的カズ。”相叶望着屏幕的眼神颇为怀念。

“脸吗。”

“全部。”

二宫和也,现役三十代,翻了一个白眼:“然而我觉得那时的你一点都不可爱。包括那头也许是时代的错误的伪造天然卷。”

“那是造型师的错误,”相叶笑了起来,跪在二宫面前,拍拍他的大腿示意他把腿分开,“倒是你,什么时候会再留一次那种发型呢,嗯,昭和小哥?”

“我已经三十代了,相叶さん,那种发型已经不再适合我了。”二宫懒洋洋地说,抬起一条腿搭在相叶的大腿上,看着他把润滑液挤到手指上。“这么快......?”

“等把你撩起来再做润滑,我担心你又会用那种在床上特别伤人的语调说我慢啊。”



到底慢不慢啊






“多谢款待。”过了那么黏糊糊的一小会儿,相叶先开了口,声音有种毛绒绒的满足感。

“客气。”二宫把对方的长手长脚从自己的身上拎开,伸出一只手递到相叶面前,“动作快点……我等着去浴室糊你一脸肥皂泡呢。”

“好。”



-End-

---------------------------------




for wuli大天使

感谢鞭策

我是一个真诚的话唠

评论(36)
热度(575)

© 鲜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