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一点正经的情话

#热情散漫,写到哪算哪




【吻你闭上了的眼  仍然动魄惊心】




    

相叶雅纪透过取景窗看着二宫和也,调着焦。

并不算浓密也非惊艳长度的睫毛漫不经心地半垂着,浅色虹膜浸润着屏幕的光,鼻梁高挺,唇角勾人。

“Good-looking guy.”

“嗯哼。”对方欣然应允,目光依旧停留在屏幕上。

他觉得不看人的二宫和也已够迷人。看过来的时候,则是惊心动魄,就像现在,他忽然转过头来,眨眨眼,目光上移,笑着说了一声“我饿了”。

相叶恍惚觉得他说的是“我爱你”,手一抖按了快门。

啧啧,脑补思维要不得。相叶有点心疼胶卷。

不过只要拍的是二宫和也,糊了也是好看的。

尔后,相叶也真的把那张照片洗了小尺寸夹在手帐里。焦没有跑得太厉害,只是对到了头发上,发尾清晰而柔顺地垂着,脸部有点模糊,但眼里的光,微启的唇,都好看得要紧。

是不是恋爱的人都有这个毛病,只要看着那个人的照片,悄悄呼吸一乱,便会有暖意从后颈的部分如涟漪漫开,仿佛被那个人从后背抱上来,双手搭在胸前缓缓收紧。

但是,二宫和也怎么可能这样温顺而亲昵地抱他。相叶叹了口气,把照片夹回手帐塞回包里,回头盯着窝在休息室最软最角落的沙发里玩着掌机的人。

相叶想开口叫他一声随便问点什么,想了想又合上,又微微张开,轮廓柔软平缓的双唇间,牙齿闪着一点湿漉漉的光。二宫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抬起眼对上相叶的脸,看着看着就笑了。

“お前、思春期みたい。”二宫用口型这么说。

相叶看着二宫也笑了,忽然又觉得自己的夙愿也不是没可能。他低下头,拨弄着抱枕上的流苏。是了,就是这个了,二宫发现了什么或者想挖苦什么的时候,倏然睁大的眼睛和挑起来的眉毛。

相叶觉得自己深深地爱着这些,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属于二宫和也的一切。有时他觉得这些就是所谓宿命,就是有那么一个人,他所有的,最终都会变成你喜欢的。当然他也有不喜欢的,比如他开了缝的陈年内裤,比如他鼻梁上略显突兀的眼镜痕,比如他对除棒球以外所有户外运动的根源性嫌弃,比如他做爱时临界线之前的软绵绵的懈怠。实话说,相叶觉得在上面辛苦劳作的自己挺没有成就感,但是,但是,这些都在变得无所谓。

 

当天轮到相叶在二宫家留宿,就是说他去做饭改善二宫的伙食,好让二宫省下应外卖小哥门的时间打游戏。相叶慢慢地用筷子推着铜锅里的蛋液,把它们卷起来。二宫坐在高脚凳上,趴在不知为何放了主机的中央岛上按着手柄,双脚因够不到地而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

“甜吗?”二宫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不哦,是高汤口味的。”正在把玉子烧切段装盘的相叶反应了两秒,末了补充一句,“本日主厨推荐哦。”

“啧讨厌不想吃被人推荐的东西......我想吃甜口的。稍微摊凉的,软绵绵的,能挤出砂糖汁液的那种。”二宫认真地用了三个定语抗议道,放下手柄揉着眼睛。

相叶端着盘子过来,在二宫面前站定,趁他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吻在了他的眼皮上。相叶的唇贴着二宫微微颤动的睫毛,而被吻的那位仿佛忘记了睁开眼睛。

“我可是听说你对吃的没什么要求?还是你就知道欺负我?”相叶保持着这个姿势说完,直起腰来。

二宫慢慢地眨眨眼,眼中光芒聚定,又变回了那个my pace的小恶魔。小恶魔甩着看不见的尾巴,使出了影帝的实力,扁着嘴嘟囔着要吃甜甜的玉子烧和肉汁丰富的汉堡肉。相叶自顾自夹了块玉子烧放嘴巴里嚼得震天响,浮夸地说着好吃好吃,看着二宫装出来的气鼓鼓他想了想,当即捧起对方的脸送上一个吻。

啊,一个高汤味的吻。相叶想着就笑了,在接吻的过程中笑了,鸡蛋渣子一不小心溅了二宫半张脸。

“啊啊相叶雅纪你麻烦死了滚出我的厨房!”

最后二宫还是放下了游戏,挽起袖子给自己做了砂糖口味的玉子烧,还把擅自读他档的相叶赶下去买了外带的汉堡肉。

相叶在等外卖的途中跟相熟的老板娘闲聊了一会儿,决定步行回去。途中撞见打打闹闹的男子高中生们,和在一旁拉着手笑着的女孩子们。他拉低了帽檐,手上汉堡肉的热腾腾的香气有一点散出来萦绕在他手上,天上无云,星辰在路灯的光里间或闪烁着。他没来由地觉得,今天的他也爱着那个在自家厨房里做玉子烧的男人,爱着他的每一个讨人喜欢或者招人烦的细节。

相叶雅纪,一个试图在七点半的东京街头隐藏自己的国民偶像,在人来人往里毫无顾忌地笑出了声。

 



 

【睡了  但你呼吸心跳  随年月更加动人】




 

二宫早已半瘫在地毯上,握着掌机挥斥方遒,做好的玉子烧还剩一个,摊凉到他刚好喜欢的温度。相叶进门甩掉鞋子,把手里微热的汉堡肉放进烤箱二次加工,走过来就用二宫的筷子夹起了二宫的玉子烧大快朵颐。二宫瞥了他一眼也没说话,经年累月的相处使他懒得事事当场争个高低对错,反正所有的日常龃龉都可以换算成筹码,供床上情趣和签付账单时你进我退地使用。

诱人的肉香从烤箱里飘散出来,二宫手一递,掌机交给相叶接管,自顾自在沙发上找到不应该在那里的隔热手套,跑去见心爱的汉堡肉。他切开肉汁充盈的一小块放进嘴里咀嚼,发出满足的喟叹。二宫从不羞于承认自己口味单一嗜好单一,甚至衣橱里的风格都单一到仿佛法兰绒衬衫减价兼买二送一不得不抢购囤货,反正连恋人都是这么十几年一路单一过来的。

相叶帮二宫存好了档,顺手把餐具收到一起放进水槽。二宫还在一旁对付热乎乎的汉堡肉,心安理得地让相叶去收拾洗刷。该有万千少女是每天花不少时间幻想着这个男人在自己家厨房里洗碗时的背影的,二宫看着相叶被围裙腰带束出来的腰肢这样想着,忽然就觉得自己赚到了,忽略了也有万千少女幻想着他二宫和也在她们家电视前打游戏的身姿这一事实,偷偷笑得眼角挤出纹路。

被幻想的那一位抓着柠檬形状的洗碗刷安静地刷盘子,浑然不觉这些小心思,只是想着洗完碗要不要早点回自己家,毕竟第二天一大早还是要跑大老远出外景。

二宫在这个时候叫了他一声,相叶转过身去,然后就被抱了个满怀。

相叶举着的双手都是泡沫,右手还握着那个半个滴水的柠檬,半身围裙上沾着好些水渍,可是那个平时能嫌弃一切的人就这么抱上来了,双手环过他的腋下往上搭着他的肩胛骨,下巴搁在他的肩上——相叶甚至能感觉到二宫的睫毛在他的耳朵下方蹭着,一张一合,蝴蝶翅膀一样。

相叶当即就决定不回去了。

二宫开口:“相叶さん,不说点什么吗?”

相叶笑了,一把砂糖嗓子里浸出来的笑声仿佛泛着细闪,沙哑又撩人。

“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有点音乐......背景和声醇厚的那种老旧的爵士情歌,之类的。”

“大提琴拨弦有点任性地延迟那种?”

“就是那种。”

“然后你应该把手放在我的背上,或许接下来抱着我,嗯,转个圈?”二宫也笑了。

“我手上都是水哦?”相叶晃了下仍然举着的手示意。

“随便......反正也是要洗澡的。”二宫的声音软著低下来,鼻尖埋在相叶的颈窝里。

相叶放下海绵柠檬,回抱上去,手上的水打湿了二宫的衣服,丝丝缕缕的体温透出来,暧昧地暖着。他当真把二宫抱起来转了半个圈,放下来,把他圈在自己和料理台中间,无比真诚又赤裸地盯着那双眼。

楼下的车水马龙传来隐约的响动,窗外霓虹斑驳屋内灯光昏暗。相叶凑上去嗅他发顶,呼吸温热。

“想做?”

“想,”二宫仰起头,蜜糖眼眸里光波浮沉,“但更想吻你。”

是的,二宫现在非常,非常地想吻他,眼也好,唇也好,颈侧也好腰腹也好。但是明明十分钟之前,他还在想着怎么把相叶吃掉的那块玉子烧克扣回来。

恋爱中的人真是,不可理喻。

相叶倒是一如既往地坦诚,小孩子等待奖励一样闭上眼。二宫如他所愿,过于纯情地侧过头与他接吻。

没人在意对方吃了什么,反正一个纯情的吻永远是甜的。

 

最后他们还是没有做。即使两个人窝在浴缸里玩了好一会入浴剂,带着亮片的淡粉色液体散发着令人昏昏沉沉的玫瑰气息,他们还是只顾面对面散漫地聊天,连话题都是绕着游戏和动物打转。之后二宫留下来打扫浴室,搞定入浴剂留下来的难搞的残渣,相叶顶着松软的毛巾打着哈欠趴倒在床上。二宫家的床是几个星期前相叶好说歹说塞进他的卧室里的大床,原因无非是两个人睡在一起的时候睡姿都不太好,要不就是手脚交缠要不就是寝具乱翻,差到早上起来上半身摔床底下,朦朦胧胧都找不到自己手脚是哪只的程度。单人床换kingsize,钱不是二宫出,他除了抱怨一下自己主机没地方放了之外就安心领受,权当自己天天睡酒店。

相叶在床上滚了个圈,居然就睡着了。于是二宫收拾好回到卧室,就看到一大团裹在白毛巾里的长脚怪,姿势诡异地窝在他的床铺中间,仿佛翻糖蛋糕中间被搞坏了的装饰。这人大概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正确的睡觉姿势,二宫爬上床,叹着气把毛巾从相叶身上解下来,把他稍微推到一边免得自己大半夜还是得被挤下去。相叶迷迷糊糊任由他倒弄,二宫忽然觉得他就像只又大又沉的兔子抱枕,干脆扯过了床头软绵绵的枕头垫在自己身下,趴着看他。

我的......兔子抱枕,有一个柔软的肚子,二宫想着,伸出手去戳相叶的腹肌,觉得还是自己的一块腹肌比较软。

好吧......但他还有一张柔软的嘴唇,二宫继续伸出手指,抚过相叶的嘴唇,顿觉手感非同一般,于是往前蹭了蹭,低下头吻住他。

相叶呼吸平稳,嘴巴里有新鲜的薄荷味。二宫觉得把人当抱枕的自己有点幼稚,脑中小人嗤笑一声,没发现有人的手悄悄收拢在他背后。

兔子抱枕醒了,活了过来,一翻身就把二宫压在柔软的被褥之间。二宫被抢走这个吻的主动权,被褥又过于柔软,腰腹都使不上力,干脆任由相叶吻他的眉梢眼角嘴唇鼻尖,吻得他整个人都变得倦怠起来。

“以后要不要都这样?”二宫在他耳边问。

“怎样?”

“在夜里,回家之后,”二宫用自己的鼻尖蹭蹭相叶的,看着他眯起来的杏眼,“如果我们其中一个人先睡了,那么......

 

“你吻醒我,或者我吻醒你,然后我们再一同入睡。” 



--------------------------------------------------------------

高汤味玉子烧来自于小拔哥的广播,貌似还喜欢加葱。

歌词来自张国荣的《枕头》。被哥哥唱过我才知道“动人”这个词有多动人。

拥抱的姿势来源于坛蜜的那一期《闲聊007》,大家快去感受一下魔物的魅力,被坛蜜姐姐抱住的德井直接升天脸被击沉。

最后一句来自于刘灿枫的小诗《我要和你一起重新睡下》,原文非常的可爱。

评论(22)
热度(187)

© 鲜榨 | Powered by LOFTER